首页 »

行进长征路|三个青年人的长征故事

2019/10/10 3:02:35

行进长征路|三个青年人的长征故事

时隔80年,赤水河畔依旧多雨。 偌大的四渡赤水纪念馆内,我们伫立于黑白旧相片前,耳畔雨声潺潺,仿佛是那段峥嵘岁月里湍急不息的河流,隔着时空,将我们重新拉回那一条艰难险阻的路。

 

“当年最小的红军才十几岁,中学生的年纪。有些也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但因为一份执着的信念,不听劝地跑出来,就为了参加革命。”讲解员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他们有热情、有信仰,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千万个这样的青年人一起,赤手空拳地走出了一条血色的长征路。”

 

时光荏苒,这批青年们逐渐老去,属于他们的故事却一代代流传。看着讲解员年轻的面容,我们心头一动,“那么你呢?每天给参观者们讲述长征历史,‘长征’二字对于你又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打开了话匣子,赤水河畔的青年人与我们分享了自己与长征的小故事。

 

喜欢看书看电影,这个25岁的女孩偏偏最爱“长征”

 

25岁的黄佳佳是四渡赤水纪念馆的讲解员。将近一小时的解说过程中,没有错过一张照片、一幅示意图,这段历时3个月、以少胜多、以弱克强、近乎神话般惊心动魄的军事作战行动由她娓娓道来。

 

彼时,对这段历史尚不算太熟悉的我们有些惊讶,“四渡赤水是长征中出奇制胜的一场经典战役,其中的细节尤其多,你用了多久才成为现在这样的行家?” “入职培训只有3个月,但我在这个岗位已经5年了。”黄佳佳说,与我们一样,她从几乎一无所知到现在的了然于心,离不开不断地学习与深入了解。

 

2011年,在父母的建议下,会计专业的她放弃了并不怎么“感冒”的出纳工作,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纪念馆讲解员的考试。“最开始也谈不上喜不喜欢,但毕竟自己从小生长在这里,地缘上与长征有一份渊源在。”

 

25岁的四渡赤水纪念馆讲解员黄佳佳

 

业余时间里,黄佳佳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喜欢上网、看书、看电影。那个时候“长征”对她来说,更多的是一份对职业的选择。但随着对红色历史的深入了解,她的想法变了。“起先只是单纯地为了完成讲解任务才去充电,可时间久了,就变成主动找红色电影、红色书籍来看了。不光是四渡赤水这一段历史,整个长征乃至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有想了解的兴趣了。”

 

黄佳佳向我们介绍,“纪念馆现有15名讲解员,清一色都是年轻人,最大的也就27岁、28岁。”她说,来这里工作的一群人很快就能成为朋友,“我们都觉得人生态度发生了不少改变,现在更有价值感和存在感了。” 每天重复多次的讲解,最初只有800元的月薪,却没有耗尽黄佳佳的热情。“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却都有新的感动。”她说自己尤为佩服“断腿将军”钟赤军,“在夺取娄山关的战斗中,他右腿中弹骨折。没有麻药,他就忍着剧痛做了截肢手术,之后拖着仅存的一条腿走完了长征。我时常在想,当时究竟是什么精神支撑着他们这么勇敢?”

 

如今她明白了,这种毅力与坚守来自信仰,“这样的岁月可能不会再有,我希望能尽我所能把这样的正能量传递下去,给同龄人,或许未来还能传递给下一代青年人。”

 

长征节目表演,让这个大男孩数次落泪

 

从习水县一路向西,便是土城古镇。几里地的距离外,坐落着青杠坡战役的红军烈士纪念碑。每一年,数以万计的参观者前来祭拜追思,纪念馆里也有一批讲解员,前来承担大型纪念活动的表演工作。 这其中,有一位叫陈炜的男生最为有名。

 

青杠坡烈士纪念碑

 

“他的表演非常投入,时常朗诵到一半眼里便噙满了泪花,好像自己就是长征的亲历者。”在县党史办采访时,工作人员提起这个男孩子也是大为赞叹,“可以看得出,他是真的被这段历史感动了。”

 

采访比原定时间晚了半小时。刚带领参观者走访完土城古镇的陈炜气喘吁吁地赶来,连声抱歉。

 

眼前的他清瘦、秀气, 与黄佳佳相同,陈炜也是一名正宗90后。4年的工作时间,除了日常在四渡赤水纪念馆、女红军纪念馆的讲解任务外,对他而言,最宝贵的经历便是每一次演出。被问及表演时数次感动落泪,陈炜有些羞涩,“其实就是被红军的故事震撼了,融入了自己的感情,有时候的确情难自禁。”

 

每一次大型演出前,陈炜都会参加大约一周的排练。“主要是小品和诗朗诵,用比较新颖的形式给大家呈现长征的故事。” 小品《一张照片的故事》,讲述的是一对革命伉俪相隔半个世纪的等待与重逢。陈炜扮演男主角,每一次对戏,他都感到震撼。“这样的情怀,大概是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很难感受到的。”

 

谈到演的小品,陈炜变得滔滔不绝起来。他说,其实让他流泪最多的,是《最美丽的女人》。长征路上,为了不拖累大部队,一位母亲不得不放弃十月怀胎的骨肉,拄着拐杖坚韧地走到了终点。“如果能读懂长征精神,我想我们的内心会变得充实许多。” 陈炜说,如今他的最大理想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愿意走近这段红色历史,发扬长征精神。

 

采访末了,陈炜向我们朗诵了在青杠坡革命烈士纪念碑参加诗朗诵《他们的名字》表演时,最触动他心弦的句子:“当我们站在没有他们名字的纪念碑下,他们把鲜艳的红旗高高举起。”他们或许没有留下名字,但在80年后的这方土地上,又有一群群青年人记起了他们,肩负起新的使命。

 

一封寄了41年的感谢信

 

席珍恩公台鉴:

 

我原系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第四师十团卫生员,同伴十余人,因伤因病流落贵地十余年,承恩公等相救,事过数十年,寄出多少信,却未曾收到,将信退回,我心中十分痛苦,但不灰心,现今再来信问安,请恩公将家里情形详告,以免挂欠……在你家中的宁都赖年清,你拿了盘费给他路用,也回乡了。我们回家同伴七人,一路星夜经过数十日,历尽艰辛,但还是平安抵达,真是三生有幸。世间众多好心人,知遇之恩,终身难报恩公之德……

 

顺颂福安

弟肖秀松敬上

 

当杨汉龙拿到这封信的时候,信封已满是皱褶。令他不解的是,收件人一栏竟写着他祖父的名字:杨席珍。“祖父已去世近40年,为什么此时会收到这封从江西赣县田村乡五陂村寄来的信件?”带着疑惑,杨汉龙打开了泛黄的信纸,故事要从81年前的那个下午叙起。

 

1935年2月18日,红军二渡赤水河经过习水县回龙镇。肖秀松、赖年清、卢怀安等红军伤员被回龙镇村民杨席珍所救。此后,几人各开门户,租田种地,并联络了失散在当地的红军十余人,成立了同乡会,抵御地方豪强,保护当地百姓。抗战胜利后,肖秀松、赖年清等7人在杨席珍等人的帮助下,回到家乡。

 

为了感谢杨席珍等村民的帮助,肖秀东写下了这封感谢信。只是寄信之时,当时的辖区已经易名,信寄出后几经退回,最后静静地躺在了回龙镇上的一家邮局。

 

在一次探望亲戚的途中,杨汉龙在邮局偶然发现了这封写给祖父的信。自此,这封寄了41年的感谢信终于在1986年几经波折来到杨汉龙手中,这段百姓与红军间的动人事迹这才为当地人所知晓。

 

顺着信中提及的几位红军的名字,我们来到了回龙镇洞湾村村主任卢洪家中。他的祖父卢怀安,正是在二渡赤水战役中那10位被救红军中的一员。

 

“2月18日,先头部队在把狮坳与国民党军背水一战。我的祖父——来自江西宁都县的红三军团第四师十团战士卢怀安,受伤躲在石奶母洞,被回龙镇的杨席珍所救,安置在杨树林家。”沿着蜿蜒的山路直上,我们来到了当年红军藏身的石奶母洞。

 

二渡赤水战役中,红军藏身的石奶母洞

 

洞口被郁郁葱葱的植被所覆盖,村民们为了保护这个地方,特意用模板和铁栅栏围护起来。而当年,这里只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穴,冬季的山洞阴冷潮湿,身负重伤的红军在这里已经忍饥挨饿了3天,挣扎在死亡的边缘。回龙镇文化站站长李相州告诉记者,幸亏当时一位上山拾柴的孩子及时发现了红军,喊来了大人,这才将奄奄一息的红军抬回家中养伤。“伤愈后卢怀安选择了留在回龙镇,连同他一起留下的,还有一颗深爱百姓的红色种子。”

 

卢洪出生的时候,祖父就已去世。他对卢怀安的印象,来自于父亲卢升祥的描述。“父亲告诉我,祖父生前常常说起长征。他说自己这一生最骄傲的事,就是能和战友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用布满茧子的双脚踏出一条光明大道来。”

 

回龙镇养菌人卢洪

 

如今,这颗红色种子也在这位红色后代的身上生根发芽。卢洪带领村民发展经果林砂糖柑种植600余亩,带动24户贫困户脱贫奔小康;成立专业合作社,带动46户农户发家致富。现在的他,又投入60万元注册富农菌业,鼓励贫困户入股分红、到厂就业。原本在家中照顾孩子的妇女,走出了家门,在菌菇大棚里安心培植着菌子。一朵朵洁白无瑕的菌菇,将运往仁怀、习水等地,为贫困户争取到了更多的收入来源。

 

“无论时代怎么变迁,那种不屈不挠、牺牲奉献的精神永不过时。”未曾谋面的祖父,成为了卢洪心中的“信仰”。更多的时候,他已经内化为一股精神的力量,激励鞭策着卢洪。

 

在离卢洪家几公里的山脚下,是卢怀安长眠的地方。下山的路远比上山要来得险阻,这里没有道路,只有一条“踩”出来的小径,上面布满着泥泞。卢洪拿着树杈,一边走一边拍打两边的草丛,以防遇到蛇的攻击。

 

老红军卢怀安的墓碑上,一颗红星格外鲜亮

 

“当我碰到困惑的时候,会来到这里。祖父的人生带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动力。”卢洪站在卢怀安的墓前,静静地伫立着。

 

墓碑上刻着“卢怀安老红军之墓”的字样,中间的一颗红色五角星格外明艳。看得出不久前,墓碑刚被粉刷翻新过。“这是我缅怀祖父的方式,因为他的身份不仅是我的亲人,更是一名令人敬佩的红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