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为何老百姓觉得“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2019/11/9 1:28:51

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为何老百姓觉得“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有时候政府对老百姓是‘爱你没商量’,老百姓却觉得‘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市政协委员李芬华在昨天举行的上海市政协常委会议上表示,上海在坚持共建共享发展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与群众的所期所盼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没有完全从需求出发。

 

根据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问卷调查,2015年上海居民对政府提供的民生公共服务总体比较认可,评价得分为73.1分,比2014年提高了2.2%。

 

一些政府部门不愿让渡职能

 

昨天的政协常委会议围绕“坚持共享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协商议政,李芬华代表市政协社法委作专题发言。“中心城区公共服务配置优于郊区、城郊结合部,特别是人口集聚“大居”的基本公共服务尤为不足;中心城区机构养老床位、社区养老配套服务缺少的短板明显;义务教育资源配置相对充分,而学前教育等无法满足市民需求,尤其是放开二孩政策之后,供需矛盾将进一步显现等。”她说,社会群体日益多元化,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和社会阶层的分化日趋复杂化,对公共服务需求也出现多元化、个性化、差异化的趋势,原先政府集中统一的公共服务供给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市民的需求。

 

李芬华认为,面对多元的需求,社会化参与的程度却不高。在思想观念上,一些政府部门习惯于直接提供公共服务的传统思维,不愿让渡职能。在开放程度上,医疗卫生、文化教育、环境保护等领域市场化程度不高,养老服务、社区治理等领域虽有购买服务,却无职能让渡。在工作方式和运行机制上,购买公共服务中仍然存在近亲照顾等非公平竞争行为,也存在着“一买了之”的现象,甚至要求社会组织照搬照抄政府的工作模式,难以发挥社会组织的优势,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异化成雇佣的“伙计关系”。

 

盆景不少,苗圃未成形

 

市政协社法委调研发现,上海社区治理起步早,各区都形成一些工作经验,但系统总结和推广不够,“盆景不少,但没有形成苗圃”。

 

调研组认为,社区共建内生动力不足。有学者在四平路街道进行了抽样调查,47%的居民不愿参与社区治理的原因是对社区归属感不强。驻区单位对社区建设缺少主动参与的热情,即使参加相关活动,往往也是为了完成单项任务的心态。社区共建的“需求交汇点”尚未充分发掘,动力机制尚未形成,存在着“社区一头热”现象。另一方面,基层政府职能部门、驻区单位、居委会、物业公司、业委会、社会组织等多元主体在社区共建的目标上还缺乏一致性,在处理社区停车难、老旧电梯维护、群租、房屋维修等群众“急难愁盼”问题还没有形成合力。

 

调研中,很多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提出,社区共建和公共服务等领域,既存在法规制度供给不足,也存在可及性不够的问题。一些法规制度滞后于现实需要,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台的《上海市住宅物业管理规定》等。还有一些法规制度在立法中缺少刚性约束内容,影响到执行效果。如《上海市养犬条例》等。

 

“保基本”与“多样化”并重

 

市政协社法委认为,坚持共享发展,要从上海实际出发,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市人民有更多获得感。以公平为核心,既要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既要讲普惠性共享,也要讲按贡献的差别化共享。

 

李芬华解释,共享发展要“保基本”与“多样化”并重,由政府提供保基本、普惠性、标准化的公共服务,同时鼓励和培育市场主体、社会组织提供差异化的公共服务,满足市民多样化的需求。公共服务亟需进行“供给侧改革”,把原先自上而下的“供给决定需求”转变为自下而上的“需求引导供给”,解决供需脱节问题。她建议有关部门可探索建立“社会创业孵化基地”,设立“社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支持社会组织和社会企业发展。

 

“提供公共服务和推进社区共治是地方政府的重要职责,上海可以先行先试,根据城市特征和发展阶段,通过地方立法和制定政府规章等,营造公开透明的、明确的、可预期的共建共享法治环境。”李芬华说,一方面要加大法规制度供给力度,加强重点领域的立法,修订完善明显落后于现阶段的法规制度,另一方面要加大法规制度执行情况的监督力度,向社会公布结果,促进法规制度落实和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