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海行动》之外的维和民警:一边防蛇一边在海外当老娘舅,柴米油盐的烦恼最让人安心

2019/11/9 1:28:51

《红海行动》之外的维和民警:一边防蛇一边在海外当老娘舅,柴米油盐的烦恼最让人安心

春节档口碑佳作《红海行动》展现了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任务的精彩故事。同样在战火纷飞的海外,还有这样一群人默默执行自己的维和任务——他们便是维和警察。

 

今年1月15日,结束了一年的任务期,维和警察、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民警顾晔回到熟悉的家乡。耳畔是熟悉的乡音,车站里熟悉的场景,他与彼此牵挂了一年的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2012年参加维和培训,2016年年底通过联合国甄选,2017年1月15日顾晔踏上前往塞浦路斯维和的征程。对他来说,这份象征着跨入国际化警察行列的荣誉背后,也暗含着多重无法预料的危险。

 

防蛇成巡逻一大要务

 

“这是个对警察综合素质要求特别高的复杂区域!”位于地中海东部的岛国塞浦路斯,1960年独立后,主体民族希腊人和少数民族土耳其人零星冲突不断,直至1974年爆发严重的种族流血冲突,最终形成南希北土的民族聚居格局。1974年8月实现事实停火之后,联合国驻塞维和部队在敌对的部队控制区之间,设立了横贯全岛的停火线和缓冲区,并进行巡逻监督至今。

 

塞浦路斯维和任务区分为三个战区,顾晔被分配在塞浦路斯岛东部靠近缓冲区的Pyla警署工作。警局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辖区范围缓冲区内的民事活动,通过每日的例行巡逻发现并处置缓冲区内违反规定的民事活动,此外边境管理、难民救助也是他的主要工作。

 

在这个警局,顾晔是唯一的中国人。他坦言,在当地的工作和生活,“有困难也有危险。”

 

全长约180公里的缓冲区地形复杂,道路崎岖,最窄的地方只有两三米。“卡车从那里过,都会把两边的墙撞塌。”顾晔笑着回忆道。因为该区域人员活动少,虫蛇横行。就在他执行维和任务前,当地一名妇女就因擅自进入缓冲区采集野生芦笋被毒蛇咬伤,防蛇也成为维和警察巡逻的要务之一。

 

在当地,日夜温差最大可达20℃。夏天正午30多度的高温,维和警察外出执勤通常需要头戴贝雷帽,身穿长袖作训服,裤腿还要扎进高帮靴子中。就连靴子的底部,还有一层用来防止扎伤的钢板。“要防止一切蛇虫虫叮咬的可能。”顾晔说。

 

顾晔和联合国同事。

 

到塞浦路斯做“老娘舅”

 

顾晔到Pyla镇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当地语言。在平时巡逻中,用当地语向居民们打招呼,拉近感情。作为来自上海的维和警察,他也会用些“中国式智慧”:“做上一顿可口的中餐招待警署的外国同事,把上海特产大白兔奶糖作为和居民沟通的‘见面礼’。”顾晔说,就像上海社区民警走街串巷熟悉辖区情况一样,他也会和居民拉家常,抽空教当地孩子说“你好”“谢谢”这些简单的汉语。

 

就这样,“China Gu”逐渐被镇上的居民熟识,有不少居民还会在巡逻间歇,主动邀请顾晔进屋喝杯咖啡。而作为民事维和警察,只有取得了信任,才能在工作中减少摩擦,及时化解不必要的冲突事件。

 

2017年8月的一天,联合国在Pyla镇上组织一年一度的联谊会。这也是Pyla镇一年中最热闹的一天,周边几个镇的上千名居民都会来赶集凑热闹。一大早,顾晔和外国同事们就已经开始疏导来往车辆及人流,维持秩序。突然,Pyla广场上人群一下子聚集了起来。“来送货的北方人开卡车经过,蹭到了广场上摆摊居民搭的凉棚。”在人数众多的广场,一桩小摩擦也会引发大冲突。顾晔和同事赶紧追了上去,摆摊的是小镇上脾气出了名火爆的“老头”冈萨雷斯,只见他激动地拦在卡车前,身旁的其他居民也是蠢蠢欲动。

 

因曾帮助他顺利办理过证件,顾晔和“老冈”有些交情。他知道老头性子急,没直接上去劝,而是主动扶起了被撞歪的凉棚撑架。“老冈”一回头看到正在帮忙的顾晔,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也回身把搭起的凉棚往里推。卡车顺利通过,聚拢起来的人群就散了,眼看就要爆发的一场冲突顿时消弭。

 

“能够四两拨千斤,关键是当地居民的信任和认可!”走在Pyla镇的街上,顾晔和居民们打着招呼:“卡里贝拉(希腊语:下午好),我的朋友!”夕阳西下,远处,聚会的人们燃起了篝火,忽明忽暗犹如家乡上海的霓虹闪烁。

 

顾晔和当地居民。

 

“愿世界和平再无战火”

 

这一刻的美好,与平时耳闻目睹民众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大相径庭。“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安定与和平是如此珍贵,那些柴米油盐的烦恼是如此让人安心。”顾晔说,身在饱受战乱的国家,更燃起他的爱国之心。

 

作为一名党员,去年十九大开幕式,远在异国他乡的顾晔和其他来自中国的维和警察,一同守候在电视前收看。当地时间凌晨三点,为了保证电视信号稳定,他还提前爬到天台上修理卫星碗,“听完习总书记的讲话,我更加感受到作为党员的光荣和使命。我们代表中国执行维和任务,一定要全力以赴,展现中国警察的业务能力和水平,不能给国家丢脸。”

 

持续一年在海外执行维和任务,顾晔最牵挂的还是家人,特别是女儿。节假日没法好好陪伴,孩子幼升小入学,课外补习都是妻子在操心。“一开始到那边的时候很想家人,而且那里与中国有6个小时的时差,可能我工作结束了,他们开始忙碌,好在现在通讯比较发达,可以视频之类的。”顾晔说,警察这个职业本身,就算他在上海也经常要加班、外出办案,家人也习惯了,“我觉得平常心对待就好,只是换个地方工作而已。”

 

2017年10月,联合国驻塞浦路斯维和部队授予顾晔同志和平勋章,以表彰其为塞浦路斯和平与安全所做的贡献。

 

回想在塞浦路斯的300多个日夜,曾频临生死也曾寂寥感怀,但对于自己的决定,顾晔从未后悔:“我们维和警察最不想见到的一定是冲突和战争。愿世界和平再无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