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朗普说过哪些中国“话”?

2019/11/9 21:27:59

特朗普说过哪些中国“话”?

“China、China、China……”在一段“Saturday night live”(周六夜现场)节目播出的3分钟视频中,特朗普一口气说了234次“China(中国)”。听得人耳朵也发直了。

 

特朗普当然不可能“一气呵成”那么多个“China”,视频只是剪辑了特朗普在各种场合谈到中国时的情态。虽然不会说中国话,但是特朗普着实说了不少和中国有关的“话”。他说中国偷走美国人的工作、他说要带领美国击败中国、最近他又在台湾问题上向中国“叫板”,可他还说自己爱中国,竞选时还说过希望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特朗普到底对中国作何念想,不妨先听听他对中国说过些什么吧。

 

自称30多年前就警告中国威胁

 

 

特朗普这个人其实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进入中国人的视野,当时他撰写的《做生意的艺术》一书已译介到中国。据法新社披露,特朗普至少从2006年开始就谋求在中国做生意。但是,多年来,特朗普都是以地产大亨、商业成功者形象示人。更重要的是,也许那时的特朗普对中国都在“敏于行”而“慎于言”,几乎不出声。即便出声,可能“人微言轻”,也没受到太大重视。据特朗普自己在2013年6月12日发的推文说法,“我最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警告大家中国的威胁,可没有人愿意听。现在好了,我们的国家真的遇到麻烦了。”

 

据法新社报道,直到2011年,当特朗普有意竞选总统时,他又拿“中国”说起了事。

 

在他当年出版的《是时候强硬了》一书中,特朗普把中国称为“我们的敌人”,称中国的贸易和经济“抢了美国人的工作,破坏了美国孩子的前途”,“我们不应该为了几个小合同讨好共产主义者”。

 

无独有偶,正是在2011年,当特朗普接受《福布斯》采访被问及是否会在2012年竞选总统时,他也提到了“中国”。他说,“我恨其他国家占我们的便宜,不论是欧佩克国家还是中国。”

 

有意思的是,同样是从2011年开始,特朗普在推特上也留下越来越多的“中国语录”。

 

特朗普于2009年3月开通推特账号,但是直到2年后,也就是2011年,他发了第一条与中国有关的推文。这条发于当年1月28日的推文这样写道:

 

“关注‘特朗普应该竞选.com(shouldtrumprun.com)’的人们太对了!我们的工厂现在怎么跟中国和其他国家竞争啊!”

 

之后,特朗普就和中国“杠”上了,一发不可收拾,动辄发推“呛”中国,宣染中国的威胁——

 

“我们下一任总统不能再让中国敲我们的竹杠了。”(2011.9.21)

 

“我们的赤字开支让中国赚钱,奥巴马在让我们的国家破产!”(2011.9.23)

 

“中国在偷我们的工作,我们要让中国停止操纵货币的行为,还要让他们停止窃取我们的商业机密。”(2011.9.29)

 

“中美贸易逆差是我们最大的国家安全隐患,是时候进行公平贸易了。我们必须生产我们自己的产品。”(2011.11.30)

 

“恐怖!中国发展银行想要买下美国的房屋和发展项目,中国马上就要拥有整个美国。”(2012.6.27)

 

“美国奥运会服装都是中国制造,烧了这些衣服!”(2012.7.14)

 

不过,特朗普大多数时候喜欢把中国与美国做对比——

 

“中国第三季度的增长达到7.8%,如果美国能达到这个数字的一半,我们就能成为世界话题了。我们需要领袖。”(2013.10.19)

 

“中国要建50个新机场而我们国家仍在颓废!真悲哀。”(2013.7.23)

 

“中国将要在2020年前建59个新主题公园,扩张规模达230亿美元。而我们国家要超过一百年才能做到。”(2014.9.6)

 

“中国9月出口上升15%,他们在嘲笑美国!”(2014.10.13)

 

此类对比法仿佛意在凸显美国的不争气,有点“指桑骂槐”的味道。而这种风格在特朗普竞选总统之后也得以延续。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报道,在特朗普迄今所发的3.4万多条推文中,提及“中国”超过300多次,远超伊朗和伊拉克。


提及“中国”最多的竞选人
   

 

可惜,特朗普当年未将竞选梦想付诸实践。美国媒体称,直到去年6月16日特朗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后,他又老调重弹,继续大谈特谈中国。随着特朗普人气的飙升,他的涉华言论也日益引起外界关注。根据《赫芬顿邮报》的说法,特朗普是提及“中国”次数最多的竞选人。有几个数字可以佐证:在去年宣布正式参选的45分钟讲话中,特朗普提及中国多达23次;今年1月参加共和党内辩论,在回答主持人一个问题时,特朗普在40多秒内就说了15次“中国”;在9月首场总统电视辩论中,他在开场不到15分钟内就5次说起中国。

 

那么,在整个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又说了哪些中国“话”,和他在竞选之前说过的话有何异同和联系?

 

在美国媒体看来,特朗普在参选演讲中的涉华说法为他以后的言论定下基调。先看看特朗普的参选演讲是怎么说的。

 

在演讲开始不久,特朗普就提到“中国”——“最后一次有人看到我们在贸易协议中击败中国是在什么时候?他们把我们置于死地。而我每次都打败中国,每次。”

 

就在这次演讲中,特朗普果断挑起货币操纵、工作岗位、商业机密、征税等话题。他说,“他们(中国)正在把货币贬值到难以置信的地步,使得我们的公司无法竞争,不可能竞争”、“现在,我们欠中国1.3万亿美元。我们欠日本的更多。他们到这里来,拿走我们的工作,拿走我们的钱”、“他们在同意从波音购买飞机前要得到专利以及所有的秘密……我们可以通过对中国的产品征税来关掉这个水龙头,直到他们按规矩办事。”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特朗普在竞选中对就业岗位、贸易赤字、汇率操纵的抱怨和他四五年前的论调如出一辙。

 

演讲中还延续了特朗普惯有的中美对比法,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领导人,都要来一次大PK。

 

“你现在到中国去,看到的道路、桥梁、学校,都是你从未见过的。他们的大桥让(连接新泽西与纽约的)华盛顿大桥看起来就像小土豆。而且那样的大桥(在中国)到处都是。”

 

“他们的领导人都太聪明,远超我国领导人。这让我们无所适从……就像是新英格兰爱国者(美国职业橄榄球队)对阵高中的校队一样。这就是(两国领导人)的差距。”

 

在特朗普此后展开的竞选活动或是接受媒体采访时几乎每次都会提到中国,也基本在参选演讲的基调上延伸或补充。

 

在经贸方面,特朗普针对中国最著名的“三段论”是:


   
一、中国抢走美国人的饭碗。“因为中国,我们失去了5万个制造业工作机会,甚至是700万个工作机会。”(今年1月15日共和党辩论)

 

二、中美贸易逆差巨大。“我们与中国的贸易非常不平衡,今年我们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是5050亿美元”、“我们同中国有那么大的贸易量,在和中国做生意时,他们向我们征税。”他声称要对中国商品征收45%的进口关税。(今年1月15日共和党辩论)

 

三、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我会让财政部长标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今年10月22日“葛底斯堡演讲”畅想“百日新政”)

 

对于中国在经济上的快速崛起,特朗普还有个观点令美国媒体很费解,认为有失偏颇。在接受《纽约时报》的数次采访中,特朗普反复重申这样的观点,在全球贸易中,中国大获全胜,美国却一败涂地,而中国的崛起都拜美国所赐,美国必须为此负责。特朗普说是美国在重建中国,中国之所以从一个贫穷国家摇身一变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是因为美国与中国达成了一系列“坏的贸易协议”(bad trade deals)。

 

在对华关系方面,在今年4月底首次发表的外交政策演说中,尽管特朗普仍在批评中国,但是他释放了友好的信号。他说,“我们渴望和平地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有严重分歧,所以必须擦亮眼睛对待他们。但我们并不一定非要成为对手。”

 

特朗普还说,“要进入一个繁荣的新世纪,修复与中国的关系是另一重要步骤……我们和中国有庞大的贸易赤字,我们必须尽快找到方法来平衡这种赤字。强大、聪慧的美国一定能和中国结成好友。我们可以彼此获益,而互不干涉。”

 

胜选后挑战高烈度议题

 

 

自11月8日赢得大选以来,特朗普在涉华言论上,除了继续就工作岗位、汇率操纵、贸易赤字等经贸议题向中国发难外,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试图涉水政治外交等高烈度议题,而且把贸易问题与政治问题捆绑起来谈。

 

这在台湾问题上表现得最明显。之前在竞选时,特朗普从未提过台湾问题。可是在12月2日与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后,特朗普在12月1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就通话一事作出惊人表态。

 

当主持人问特朗普:“您的一些高级顾问说这仅仅是一个表达祝贺的电话。但是第二天又说,其实不然,事实上您对此已经考虑了几个星期,是事先安排好的,以释放一种信号。哪种说法(是真的呢?)”

 

特朗普回答说,“那些说法都是错的,没有数周时间,我就是接了个电话,也是一两个小时前才获悉。”接着,特朗普说,“我充分理解‘一个中国’政策,可除非我们与中国在包括贸易等其他方面达成交易,否则我不懂我们为什么非要被这个政策捆绑住”、“我不希望中国对我发号施令……这通电话不是我打的,只是非常简短的通话,对我表达祝贺……为什么另一个国家要说我不能接这通电话……如果不接这个电话,坦率地讲,会显得很失礼。”

 

在南海问题上,特朗普同样也渐渐打破禁忌。12月4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连发两条涉华言论。他写道:“他们贬值货币(使我们的企业难以竞争)、对我们的产品大幅征税(美国并不征他们的税),或是在南中国海建造大型军事设施时,中国问过我们的意见吗?没有!”

 

在12月1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又提到南海,他说,中国不该在南海上兴建大规模的军事设施。

 

特朗普在竞选中很少谈及南海问题。在今年3月,即使被《华盛顿邮报》追问南海相关政策时,他也避实就虚,只是说“不认为美国会为了中国的行动而开启第三次世界大战”。他称自己“非常了解中国,跟中国在生意上的关系非常好”。他也拒绝说明当选后会对中国采取什么措施,最后意味深长地来一句“我们不能轻易露出自己的底牌”。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曾指出,特朗普第一次提及南海是在今年4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时候。他当时称,“我们重建了中国,他们却在南海建造世人从未见过的军事堡垒;他们之所以能够随心所欲,是因为他们不尊重我们的总统,也不尊重我们的国家。”

 

此外,对于朝鲜问题,特朗普也反复指责中国不帮忙并施压中国解决该问题。在朝鲜今年1月6日进行“氢弹”试爆后,特朗普对福克斯新闻表示,美国必须迫使中国解决这一问题。“如果中国解决不了,我们就要让中国难做贸易。”在4月外交政策演说中,特朗普又说“(我们可以)利用经济实力……让他们做他们必须对朝鲜所做的事。”他在12月11日又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朝鲜如今拥有核武,中国可以处理这个问题,但他们根本不愿帮忙。

 

不过,据美国媒体的说法,特朗普尽管说中国这,说中国那,但是他从来不说中国人愚蠢。他反而总是说和中国相比,美国有多差劲,美国领导人有多无能。他还总是一个劲地说自己“爱中国、爱中国人”。在参选演讲时,特朗普就直言自己喜欢中国。他说:“我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一个中国人一套公寓,我怎么会讨厌他们呢?”、“我爱中国。世界上最大的银行是中国的。你知道这家银行在美国的总部在哪里吗?就在这栋大楼里,就在特朗普大厦里。我爱中国。”这是真爱吗?读了上述特朗普的“中国语录”后请自行脑补。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雍凯)